甜酒

日常爬墙

【毕正】没肉的ABO

*清水ABO

*可能也许大概不一定会往下写了。(就是突然想到这个片段很想写一下,没有考虑过之后的故事发展,并且接下来一段时间会比较忙。所以……慎戳

*求求大家救救加了15万票还是27名的毕雯珺



“刚刚练习室里好香,谁喷了香水吗。”

“我也闻到了,像是玫瑰和果糖混合的味道。”

“还挺好闻的,不知道是哪个牌子的香水……”

“啪!”

重重的开门声让正在洗手池边聊天的两个练习生吓了一跳。

“卧槽毕雯珺,吓死我了你”其中一个练习生向制造响声的源头抱怨

而重击厕所门的罪魁祸首甚至没来得及看他一眼,一脸慌张地朝练习室地方向跑去。

“怎么了他?”两个不明所以的练习生相视懵逼。

 

毕雯珺赶到朱正廷该在的练习室时,朱正廷已经不在那里了

“他刚走”李希侃低声向毕雯珺解释,“大概是回去找抑制剂了”

同样是Omega的李希侃能感受到朱正廷散发出来的正是发情期信息素的味道。

“我们组其他人都是Beta,好像都没有察觉到。这个时间大家应该都在练习,路上应该碰不到Alpha。”末了,他还加了一句“你放心。”

毕雯珺朝李希侃点点头,刚想转身,又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拉了拉帽檐,对李希侃说:“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隔着宿舍门,毕雯珺已经闻到一些微弱的玫瑰果糖香味。

是朱正廷信息素的味道。

李希侃上前拉下门把手,却没能打开房门。门锁了。

还好毕雯珺知道Justin有把房间钥匙藏在走廊尽头的消防栓上的习惯。他一抬手就摸到了消防栓顶的钥匙。

感谢Justin。

一开门,浓郁的玫瑰果糖味扑面而来,惹得毕雯珺下身发紧。

朱正廷正蜷缩在床上,手指紧紧地抓着床单,床边的地上扔着几个本该装着抑制剂的空盒子。

前天中午七个人一起吃饭时,黄新淳就提醒过朱正廷——他的抑制剂用完了,要早点补上。

李希侃赶紧掏出紧急抑制剂的针管,熟练地拔掉了针头保护套,拉过朱正廷的手臂对准血管扎了进去。

对于他们这个行业的Omega来说,注射紧急抑制剂是必不可少的生存技能。毕竟处在一个作息混乱压力巨大的环境里,内分泌失调发情期紊乱是常有的事。

玫瑰和果糖的混合香味一阵一阵地撩拨着毕雯珺的神经,他原想留下来看着李希侃注射完针管里的药剂,但交配的欲望开始渐渐蚕食他的理智。

“我……在外面等你们。”

快要抵抗不住原始本能的Alpha匆忙逃离了这个满是Omega信息素的房间,一把推开对面自己房间的门,逃进了厕所里。

 

用手胡乱地解决过了生理反应,毕雯珺在水槽边一遍遍地捧起冷水冲洗自己的脸。

大脑里总是挥散不去刚才朱正廷的样子。

他面色潮红,眼泪浸湿了床单,喘息里带着抑制不住的甜腻声音。

“啧”

让人烦躁。

“咚咚咚”这个时候,李希侃敲响了他的门。

“那个……他再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了。我就先回去练舞了,擅自离队太久不太好。”

毕雯珺打开房门,没有擦干的水从他额角留下来。

“谢谢……”

声音比往日低沉了一些。

 

李希侃走了。

从宿舍出来的毕雯珺走到朱正廷房间的门前。他握住了门把手,却迟迟没有开门。

刚刚在厕所里,他甚至闪过一丝“如果没有叫李希侃来就好了”的糟糕想法

如果没有叫李希侃来,他是不是可以……

毕雯珺握拳往自己脑门上狠狠砸了两下。

在想什么呢毕雯珺。

最终,在默念了十几遍“这是对队友的关心”后,毕雯珺下定决心打开了面前的这扇门。

朱正廷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几天排练本来就没有好好睡过觉,再加上发情期的消耗,他是真的很累了。

毕雯珺轻轻坐上朱正廷的床沿。

朱正廷的脸已经恢复成日常的白皙,大概是常敷面膜的原因,皮肤看上去又嫩又滑。毕雯珺忍不住伸出手摸上了他的脸。

朱正廷的睫毛忽然颤了颤,吓得毕雯珺赶紧收回了手。

见朱正廷没有要醒来的样子,毕雯珺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慢慢站起来,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关上了门。

“咔哒”

房门被重新锁上。

下一秒,朱正廷睁开了眼睛。



好了,到这舅没有了,希望大家不会打我。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85)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