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毕廷】春天

*有一辆儿童自行(不好意思可能愧对车这个字)

*原本想给ABO写个后续,但是写着写着感觉现实向会更好一点,于是改成独立短文



毕雯珺回到宿舍的时候,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该住四个人的房间,现在只剩下他一个。床铺空了三张,原本能摆一长排的鞋子只剩下几双孤独地散落在墙角。

因为排练,他甚至没赶上送他们离开。

毕雯珺垂着头坐上自己的床,有点喘不过气。

来时满满当当热热闹闹的宿舍楼,一下子安静得有些压抑。

在搬去对面宿舍之前,他还会在这个住了几个月的房间睡上最后一晚。

自己一个人。

 

“咚咚”有人轻敲房门

“雯珺”

门外是最熟悉的柔软声音

“嗯”毕雯珺应了一声

朱正廷打开门。毕雯珺仍然垂着头,没有看他。

关上门,两个人在不算宽敞的房间里沉默了半分钟,还是朱正廷先开了口:

“其实今晚你就可以搬过来住,新淳特意把床铺给你留下了,你……”

“不用”

毕雯珺少有地打断了朱正廷的话,语气干脆到带着点闷闷的火,

“不用”他又重复了一遍,

大概是意识到上一句话语气的不妥,这一遍他放缓了语调,好像还是平常那个怎么样都不会生气的人。

朱正廷咬住了下唇。

他坐到毕雯珺的身边,抚上他的背。

 



毕雯珺在这个承载了人生重要轨迹的寝室的最后一个夜晚,是朱正廷陪他一起度过的。

两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躺在一张单人床上难免拥挤,毕雯珺让朱正廷躺在了里侧,自己尽量往外给他腾出了舒适的空间,睡到到最后,他小半个身体都悬在了床外。

第二天,朱正廷醒来时,发现自己占据了绝大部分的床和被子,而187的毕雯珺只在肚子上盖了一角被子,整个人缩在床边好像随时会掉下去的样子。

朱正廷伸手把人往床里捞了捞,调整了被子的方向,给身边人盖好。

半梦半醒的毕雯珺迷迷糊糊地把朱正廷抱在了怀里,

“不要走……陪我”

仿佛睡梦中的呓语。

朱正廷从他的拥抱中腾出一只手,拨了拨他的刘海。

“我不走。”

对面的人没有回应,大概是重新陷入了沉睡。

毕雯珺的睡颜也是一如既往的帅气,而落在朱正廷眼里好像还混着一股可爱的傻气。

朱正廷静静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一起过完这个春天吧。”

他用气声说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24)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