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全员]饥饿游戏07

其实这段时间线靠后…应该更早发生的双花部分我正在码[手速..]…感觉双花的结局被提前剧透了…sad

二一添作五:

最近瓶颈文力废,有些地方写的很糟糕请谅解


拖了很久终于更啦OTZ


这种探索分析类真的不擅长QAQ


 @呆九脑洞满满文力负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白天时看起来还有点生气的丛林现在隐隐透着点凉气。王杰希随意扫视了一下四周,不久前才经历过一场恶斗的他到底是不敢再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处境之下,而且……


光线一点点沉没在阴沉的天空中,离开那片区域之后王杰希已经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了,动作僵硬模式化,连一些搜索的习惯都不再保持,只是确认自己安全无虞。阳光暗淡之后冷清的月光又接替洒落,王杰希突然有点疲累的靠着树坐下。


太乱了。


一切都不正常,从头开始。


王杰希望了望西北方向若隐若现的弯月,无力的弯了弯嘴角,扶着树正打算站起来继续走的时候突然顿住,手指细微的上下摸索着,动作很快不过几秒,随后就自然的站起身向浅滩走去。


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




事实上,相比其他人,王杰希这一片算是平静的了,至少在那之后他甚至没有遇到过灾难的袭击。


“喂,你渴吗?”孙翔随手把弓扔在地上,他再迟钝也能看出叶修的不对劲,邱非这个人,他也听说过,只不过不是很清楚。据说那一年邱非顶着满身伤从赛场出来的时候先回的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溜去找了叶修,那个时候的叶修还不能推掉引导者的任务。


后来两个人就熟了起来,似乎叶修也教了邱非不少东西,无论是拿刀时的一些小技巧还是偶尔会踩碎步的习惯,都和叶修像得不得了,但又有点不一样……




叶修始终没有回答他,尽管他就坐在离孙翔三步都不到的地方,尽管孙翔声音并不小。


浓重的阴影笼住叶修整个人,月光连一点都照不亮,他似乎是故意选择这个位置,然后默不作声了好几个小时。孙翔狠狠地磨了磨牙齿,转身走回了丛林。


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浅滩上已经出现了第三个人,叶修也退到了他的弓前,“孙翔。”


不算明亮的月光之下,孙翔也勉强看清了那个人模糊的面容,实际上他不过看清了一双眼。


“王杰希。”


孙翔几乎算是充满恨意的语气倒是让叶修有些惊诧,但他随即想到王杰希当年参加游戏的时候也就明了了一些。


站在两人对面的王杰希却只当是自己的出现扰了他们的安宁,也未曾料想有这么一层深刻的原因。




孙翔小心的放下手上的东西,拿起弓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就向王杰希射了一箭,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你死或我亡的单项选择。


弓箭对上枪,并不会是个好局面。


叶修瞥了眼战意正浓的孙翔,深刻思考着中止这场打斗的可能性。


很快他便放弃了继续思考,把背后的箭筒捆在了孙翔身上,然后一点点沉进了阴影之中,王杰希警觉的朝着叶修的方向看了一眼却被孙翔的箭矢拉回了视线,无奈的叹了口气——放叶修离开视线基本就意味着战败。


“认真点!你的对手是我!”孙翔用力握紧了弓,这是他的战场。


“可想和我做对手的不止一个。”王杰希步步后退却到底退不了多远,他的枪有射程,理论上来说孙翔的箭矢能达到的范围要比他的枪远得多。


“放下枪。”还来不及看清孙翔眼里的怒火,兀的后背激起一阵凉意,他根本没察觉到叶修是在哪里什么时候出现的,更不用说知道他怎么缠上自己的,颈间横着的不过是几根修长的手指却让王杰希起了寒颤。


夜风带着咸腥的味道,耳边是叶修懒散的呼吸,他没有立刻放下枪而叶修也不恼,就着这个姿势对孙翔使了个眼色。


孙翔一脸愤恨的狠狠踏步却被突兀响起的熟悉的音乐声止住了一切动作。


正上方不远处,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依次出现,王杰希愣怔的看着第一个出现的人,有些无措的收紧了手指。


他认错谁也不会认错那个人。


王杰希原本就有些僵硬的脊背更加挺拔,骨节紧紧咬合,像是机械一样。


就在不久前,他还以为一切的神经过敏都不过是自己的过度紧张,就在那么多次的自我催眠之后,他差点就要说服自己了,结果被这个几乎鲜活的真相击的溃不成军,所有的想法都变成了幼稚的自我安慰。


连叶修松开了压制的双手都没有感觉到,过分刺眼的光芒散去,他却依旧盯着那个地方。




“叶修,死亡宣告会出错吗?”


“不可能。”




王杰希僵直着背,转头看了眼一脸肃色的叶修,“是吗……”




“轰!”


潮湿的水汽在王杰希背后轰然炸响,掺杂着死亡的腥臭味,然后朝着他们的方向迅速散开,叶修手快一把拉过王杰希朝着丛林里跑,那片突然爆发的洪水里淹没了模糊的声音。


“你以为……就……束了?”


“天真!太……!”




又是两声炮响,这个声音倒是再好猜不过了,叶修撇了撇嘴角,倒是那个给他陪葬的人,是谁?


和他们隔着一个区域的对面,一双眼掩在丛林里,然后利索的转身离开,“刘皓,张佳乐。”




“叶修,你不觉得奇怪吗?”王杰希把枪插回了腰间,挣脱叶修的手走回了浅滩,大片的水还没有消失,直升机就已经捞起了两具尸体准备离开,“我想,你也应该知道点什么。”


“也?”被挣开的叶修朝另一个方向散步过去,蹲下小心的打开孙翔收起来的叶子,随手就往自己喉咙里灌了点,算是劳累一天的犒劳,“王大眼,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小时候我还挺想当个商人的,你知道……”


“等价交换,我知道。”冷静又焦躁,王杰希少见的中途打断了叶修的话,“正好我有点疑问。”


“哦?说说?”叶修勾了勾手指,随便找了块地就靠在了树上,“保不准我会和你共享。”




“你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迟了的那声开始吗?”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王杰希在他身边坐下,也不客气的喝了一口水,“我后来想想,不正常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也许只是没有调整好。”看到一脸厌恶的孙翔抢过王杰希手上的叶子,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我说大眼你也太疑神疑鬼了吧?”


王杰希收回原本捧着叶子的手,“你参加或者旁观这种游戏不止一次了吧,每次开始的时间都是固定的,而这次,不仅提前了而且连很多的时间差都没有了,就像,在掩饰什么。”


“有什么好掩饰的,他们是上帝,他们主导一切的进程,我们,不过是棋子。”叶修懒洋洋的应声,敷衍的过了头。


大约十秒,他没听到王杰希的声音,叶修翻了个身正打算睡过去的时候却被王杰希一把拉了起来,“这是肖时钦和文州留下的。”


“你还不打算告诉我点什么吗?”


叶修有些发怔的看着沙地上粗糙的画面,声音有些发涩,“王杰希,你怎么就确定我会知道点什么?”


“因为,你是叶修。”


孙翔这个时候也蹲在他们身边,却一点也看不懂那些清晰又模糊的画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人理会孙翔近乎无用的发问,王杰希敲了敲那个还算好懂的图案,“我在肖时钦藏身的石头后面发现的,这是个钟,可是到刚才我才发现,他是根据他所在的地方画的整个赛场的俯视图。”


“怎么可能?这是一整块……”


想起了什么,孙翔的话噎在喉咙里说不出口,叶修反常的静默直直的盯着那些图案。


“这里,thunder,rain,fog,monkey,”冷色的月光之下,王杰希的手指惨白,这一切都像是个鬼话,“我不知道他怎么拿到这些信息的,但看上去他是对的,这是个循环的灾难设置,就像刚才的洪水。”


“所以呢?你奇怪的东西到底在哪里?”叶修按住王杰希想要继续的手指,“每一届游戏都会设置不同的规则……”


“不想死的太快就别说了。”压在那句突然大声的话之下,叶修的眼神冷得惊人。


“我无所谓,叶修,你在害怕吗?”


那双眼睛太锐利,连叶修都不得不败下阵来,他有些颓然的松开手,“你赢了。”


“喻文州的话,什么意思。”叶修也不再拒绝什么,肖时钦的信息简洁明了,但是喻文州的,不仅晦涩而且还是个要解密的东西,叶修有些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


王杰希没应话,只是在对应的符号下写了字母。


Run,Light,Clock


最后一个很好理解,正好和肖时钦的重合,甚至第一个也可以理解为要他们尽力避开灾难,虽然这么理解必然是歪曲了喻文州的意思。


以喻文州的性子,他不会留多余或者重合的信息,但这些暂且不管,


“Light?”


“我也卡在了这里,”还带着尖刺的木棍被王杰希扔在一边,“光,在哪里?”


孙翔坐在一旁皱紧了眉,他知道他们在聊的东西很重要,可是,遮遮掩掩的,“我靠你们能不能说清楚点?”


“智商不够就好好听,别闹。”叶修又习惯性的摸了摸裤口袋,随即苦笑一声,“开始前,老韩找过我。”


“韩文清?”




“对,他只和我讲了一句话,‘十三区复活了’。”

叶修的呼吸再次停顿在他耳边。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6)
  1. 甜酒厄科的赞美诗 转载了此文字
    其实这段时间线靠后…应该更早发生的双花部分我正在码[手速..]…感觉双花的结局被提前剧透了…sad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