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喻楚]渊

@二一添作五 

虽然标题喻楚,但实际cp不明

有盘丝洞倾向,当然也可以往单纯方面理解

里面一些事件的背景要看小伙伴的文。她那边是另一条线,主要周泽楷和王杰希↓↓↓↓

周王01    周王02   周王03   周王04   周王05



[一]

喻文州站在天台上,整座岛最高的地方。
从这里能看到楼前的整片空地,
一片被高大铁丝网围住的荒芜土地。

目光扫过空地上哄吵的人群,落在铁丝网边缘那个和其他人穿着同样囚服的男人身上。男人的左眼上紧紧缠绕着泛黄的纱布,使他显得些许与众不同。
此刻男人恰好俯身,摘下了一朵雏菊。只是再普通不过的野花而已,但对于铁丝网内的这片土地,却是难得的生机。
随后男人抬起头,用没有被纱布包裹的另一只眼睛朝某个方向瞥了一眼。

那个方向——
喻文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那个方向上只站着两个人。
一个穿着囚服。而另一个,穿着和喻文州相似的制服。
两人靠的很近。穿制服的那个似乎正在说什么,穿囚服的则静静地倾听

“黄少又在试图和E759交流么” 身后突然传来轻稳的女声

“少天他知道分寸”,没有转身,“E674那边,你处理完了?”

“E674的数据很优秀,只可惜缺了关键部分。”
 楚云秀走到喻文州边上,和他一起往下方望去

“那就尽快准备下一个实验吧…”

视线又回到摘花的男人

“实验对象是…?”
楚云秀用余光在身边男人的脸上寻找着什么表情

“E633”
喻文州转过脸看向楚云秀

****
想要把花带走
王杰希把刚摘下的雏菊轻轻插在自己胸牌上。
雏菊的花瓣垂下,遮住了胸牌上的小半个数字。
监狱倒是有不能遮挡胸牌编号的规定。
但是…
王杰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牌,上面用最普通的黑色字体刻着替代了他名字的编号
「E633」

能辨认的出就行了吧。



[二]

“我说过了,实验速度没有办法再加快。”
“那会对实验对象造成很大的伤害”
“我的意思是…这会造成实验数据的不完整,就像E674…”
“不,我做不到”
“抱歉。”

“嘟—嘟—嘟—”
听筒那头的人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喻文州搁下电话
“进来吧”
——对着门外站了很久的人

楚云秀从门后出现
“上头逼的很紧啊”她说
“还能应付”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波澜
“这样下去,他们总会想办法把你撤走”
“嗯,事实上,他们正在撤走我。”
“正在?”
“我被撤销了E633实验的主负责身份。这项实验接下来的操作,就要交给你了”
“嗬,他们也太直白了”
“就按照你了解的去做吧,其他的事我会负责”
“……”双唇微启,然后合上
“想说什么?”
“嗯…没什么。”

****
看着楚云秀离开房间的背影,直至门被彻底关上。
脚尖轻蹬让转椅划出小段距离,喻文州伸手拉开办公桌最底层的抽屉。
抽屉里整齐排列着几十把贴有不同编号的钥匙
指间轻划过每一把钥匙上的编号条,在经过某一个编号时兀然停顿,
「0037」
——37号牢房。
里面是…

E633
王杰希。

喻文州拿起了钥匙。



[三]
当电流淌过身体时,王杰希猛的咬紧了牙关。
一开始就达到这种强度?

“灯光。”楚云秀示意站在实验台对面的助手。
助手在实验台边按了几个按键。王杰希眼前的灯管骤然亮了起来,发出异常强烈的光。
就算闭上眼睛,光亮还是穿透没有绷带缠绕的右眼眼皮,照的视野一片血红。

紧接着楚云秀拨动了什么开关,固定在王杰希耳边的金属片开始震动起来,发出细微的嗡嗡声。
“呜…”对于王杰希来说,就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破了耳膜冲击着大脑。

「一会无论感觉如何,叫出来,拼命叫」
喻文州的话适时出现在大脑里。

为了数据完整,实验一般在达到实验品承受上限时就会停下…
所以要装出受不了的样子么。才能停下来

但是——
“啊!”
已经不用装作痛苦的样子了。
楚云秀往王杰希的颈部注射了某种青色的液体。一瞬间,就像是左眼的绷带被解开,所有的感觉都被放大许多倍。
其中最清晰的,就是痛觉
楚云秀看了看王杰希惨白的脸,面无表情地在纸上写着什么。
“把他的绷带解开”再次对助手下达了命令
王杰希攥紧拳头
“根据…实验条例第七条,实验品在…实验完成前死亡,主操作者…会…停职三个月。”咬牙说完一段话,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
助手闻言停下手,瞥向了楚云秀。
“背的可真熟。”楚云秀把垂下来的发丝挽到耳后,“那么你知道那个定下条例的人的结局么”
定下条例的人?
没有回答
“他死了”
王杰希一怔
所谓的他死了当然不会是普通的死亡。
楚云秀却没有做详细的解释,只是比了个手势示意助手继续。
王杰希感觉到的脸上的绷带被一层层去除,左眼渐渐的能感觉到透过越来越薄的纱布射进来的光芒。
他开始听到周围人的心跳声,仪器内部运转的声音,血液流淌的声音……听觉愈发清晰,能轻易捕捉到每一丝最微弱的响动
王杰希的身体渐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呼…呼…”粗重喘息

“我不能让喻文州落到他那样的下场”
微不可察的口型,以及正常人察觉不到的细小声音。

只有王杰希能够听见。

“你…”
助手刚好揭下最后一层纱布,所有感觉汹涌着涌进王杰希的身体。
话语截然而止

*****
“他失去意识了”

“嗯”



 [四]

“把E759带去特别隔离室”
楚云秀用食指勾着钥匙圈,举到黄少天面前。钥匙圈上的两把隔离室钥匙摇晃着碰撞,发出轻脆的响声
“为什么要把周泽楷隔离,要对他做什么?!楚副你只有E633的实验权,其他的实验品不在你的管辖范围内吧,文州没有下达过特别指令,就算是副所长也没有擅动囚犯的权利,更何况是周泽楷,他有特别保护令啊,楚副你…”
“如果真的想保护他”楚云秀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

*****

“找我?”楚云秀走进喻文州的办公室
顺势带上了门。
喻文州正靠在椅背上翻阅文件
“你太心急了。”
抬起头
“嗯?”
“还是说,他们等不及了?”
重音落在「他们」两个字
“……”,楚云秀抿了抿嘴,
“什么时候发现的?” 
总会到的,这种地步
“你知道我很少完全信任一个人。”
在这里,谁都可能是「他们」的人
“原来一直都在被怀疑么……我的演技是不是太烂了?”
“不,演的很好。你对E633说的那句话,我差点就信了。”
不是只有你会在我身边装上窃听器
“那句话啊…”楚云秀低头轻笑,“不是演技呢”

喻文州看着楚云秀下垂的眼帘。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做的过了。”
把手里的文件放到桌子上
“过了?对E633,还是E759?或者,黄少?”
“你知道E759的能力,你知道他为什么有特别保护令,你知道他很关心E633”
“是啊知道,所以我让黄少带走他”
“你还知道——以少天的性格根本拦不住他”
地板莫名的颤动起来
“喻所长这么聪明,看来真的不是我演技的问题呢”
颤动愈来愈强烈
“我本想派人去阻止E759回到他的牢房”
喻文州面前的文件滑到桌子边缘
“那么,又为什么不阻止”
文件夹掉落,里面的纸张散出来,在空中诡异飞舞
“这种会造成毁灭性后果的事不可能是「他们」的命令。所以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擅自做这些”
门框逐渐挤压变形,把门死死卡住。
窗玻璃在轻脆的“哗啦”声后碎了满地
“所长!”外面的人慌张撞着门

“看来没时间了……”
大概只有喻文州这类人,才能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超乎寻常的镇定
他起身,去掀起抖动的窗帘,然后面向楚云秀,

“从这里跳出去”


[五]

「以你的身手,从这个高度跳下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要去一趟牢房,就算来不及也必须去」

「如果能再见到,记得告诉我你的理由」

……


楚云秀一瘸一拐地朝前方走去

“你还真是——”

身后的墙与楼一片片碎裂

它们掉落,扬起了蔽日的尘埃

“一点都不想相信我”

而后轰然倒塌。


*****

“哟呵,这里完全变成废墟了呢”

“痛痛痛!”

“以你的能力,等天一黑伤口就能痊愈了吧”

“要等星星出来才行!”

“行了,跟我走吧”

“诶?去哪去哪!”

“有更多星星的地方” 



在结尾对话的不是之前出现的任何人,大概算个后续预告?虽然不一定能产出[你]。

其实应该能猜出来是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4)
  1. 厄科的赞美诗甜酒 转载了此文字
    说好的喻楚!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