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全职高手][全员/周黄喻王孙叶]饥饿游戏

 唔……圈一下一起写的小伙伴@泱谀   小伙伴负责渣浪第十区我负责lofter大概就是这样【和小伙伴文风不一样不要吐槽QAQ

 

 

 

00

 

「这是一场以生命为赌注的游戏。」

 

District 2

“啊哈,lucky!”黄少天手持长弓趴伏在茂密的树丛之间,低声微笑。

二区,三区,八区共三名幸存者成功聚集。

“这打算站到什么时候啊,要打就赶快打,磨磨唧唧的都还是不是男人,哦我忘了这还有个女人,不过都多久没女人赢了。反正这局的胜利者肯定是我!你们就赶快打完赶紧死掉省的我还要来收拾多麻烦,我还赶着回家见小卢呢真是的。哎!开打了,开打了,终于开始了!”

黄少天自语般的絮叨淹没在丛林里此起彼伏的鸟雀声中,近乎无声。

透过细密的枝叶,有些支离破碎的身影清晰的在黄少天眼前动作,距离近到不可思议。

似乎是放弃了武器的肉体缠斗,少女腿部一片殷红行动不便,少年则凭借着自身优势贴身近斗,纠缠在一起的肢体给了黄少天最好的目标。

“机会!”

搭箭,拉弓,满弦,冲射。

凶器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势不可挡且精准的刺入两名对手的心脏部位,少女当场毙命。

第二箭紧跟而出收割了少年的生命。


黄少天胜!

 

District 3

 

“一对四,你赢不了的。”来自一区和二区的四个人分别站在周泽楷的四个方向。搭弓,上膛,举矛,瞄准。

 

强者间的联手在历届游戏里屡见不鲜,占尽人数与力量上的优势的结盟,往往战无不胜。可惜,他们很不幸的遇见了周泽楷——这个在训练期就被冠上枪王之名的寡言少年。

 

最开始的结盟也曾想邀请周泽楷加入,无奈被他一个“不”字直接拒绝。

 

所以对于现在周泽楷被包围的境况,四人心里都有些暗暗窃喜。

 

“赢……”周泽楷意味不明的一个“赢”字伴随着两发并做一声的枪响,左右两边的对手已经中弹倒下。

 

前后方的选手大吃一惊,一个立刻松弦射箭,另一个也紧跟着扣动扳机。然而刚刚还向两侧举着枪呈“十”字形的周泽楷此刻已疾速调整了站位,避开了来自前方的攻击后,抬起手。

 

“我……”又是意味不明的一个字,又是两枪并做一声。

 

最后的两个对手倒地。

 

赢……我

 

——你们赢不了我。

 

周泽楷胜!

 

「鲜血祭奠而成的疯狂盛宴。」

 

District 6

烧灼的痛感从喉口深处冒上来,干涩的喉咙里连咽下口水都会沿路留下剧烈而难耐的痛苦。刚刚焚烧过的森林深处,连带着空气都是一片难熬的焦灼。

林敬言皱紧了眉,猫着腰在低矮的灌木从中迅速奔走。

水!

水!!

水!!!

正当正午之时,连露水都被蒸发殆尽。

突然一股水汽的湿润之感携带着林间特有的味道瞬间抓住了林敬言。

只是一小滩水,却已经足够。

震惊,狂喜,感激……

打湿脸颊,湿润肺叶,鱼一般从水里获得新生。

畅饮之后,林敬言有些惋惜地瞥了一眼清澈的水,而后捏碎了一路收集的深紫浆果——满含毒素。

紫色的浆液在水里纠结缠绕成妖娆的模样,最后完全融入水中不分你我。

对手也迫切地需要水,而他很快就会顺着似乎是林敬言大意留下的痕迹一路找到这里。

——在意识到整个区域里极度缺水时,林敬言就已经做好了至少六种准备。

二十分钟后。


林敬言胜!

 

District 5

 

“都这么重的伤了,你居然还不肯后退吗?!”看上去占尽优势的少年手执短刀却有些惊惶地盯着眼前的对手。

 

那个人几乎全身上下都染上了血迹,大概已经分不清哪一片是他自己的,哪一摊是之前的对手留下的。右腿上长裤撕裂,露出狰狞的伤口,似乎并没有进行良好的救治,翻起的皮肉泛着黄甚至已经化脓,擦身而过还能闻到些许腥臭。

 

这样下去,就算活下来了也废了吧。

 

“我只知道前进。”韩文清紧紧皱着眉,手中提着偏长的猎刀,凶狠的向对手冲去,好像他才是占尽上风的人。

 

有时候气势也很容易磨灭一个人的斗志。

 

韩文清的对手,慌了,乱了,不知所措了。

 

步步后退,步步紧逼。韩文清终究是带着伤腿凭着永不后退的气势和漂亮的身手,一击毙命。

 

他扔下猎刀,瘫倒在地上,举起握紧的拳,用力的挥了挥。

 

韩文清胜!

 

「无法拒绝。」

 

District7

 

“今年的参赛者怎么这么弱,我最后的对手居然是个女人?”

 

对面带着浓重戾气的男人轻蔑的冷笑着,手里粗长的刀泛着骇人的光 。

 

“我说,这个游戏已经二十三年没有女人活下来了吧,啊不,加上今年,是二十四年呢,哈哈哈。”


听着男人的话,楚云秀目光暗了暗,攥紧了身上唯一能算武器的东西——一支只剩半截的箭。


“女人,连弓都丢了拿着破箭有什么用,让我杀了你,变成尸体,就能从这里出去了啊!”

 

尾音变成一声怒吼,男人举起长刀面目狰狞地朝楚云秀砍过来。


楚云秀微微皱眉,右脚往外急跨一步,带过左脚顺势侧转过身,男人握着刀跟着惯性向前一冲,还未等到他转过身,半截的短箭已猛然插进他的颈动脉。


捂着自己插着箭的脖子,暴怒的男人用尽力气把刀朝楚云秀横挥去,楚云秀向后一仰,看着刀擦过飞起的发梢,然后迅速直身上前一步在刀再次挥来前,用力拔出了男人颈上的箭,随着箭头的倒钩带出了一大块鲜血淋漓的肉,血如泉涌。


男人痛的大叫一声,再次举起刀,却在长刀砍下前,失去力气,倒在地上。


看着地上气息微弱的男人,楚云秀淡漠地俯身上前——


“真的,太弱了。”


说着将手里染满血液的箭毫不犹豫地刺进男人的胸腔。


楚云秀胜!

 

「无从躲避。」

 

District 8

 

如果运气也是一种能力,那么白庶无疑在这里被上帝亲切照顾着。

 

在以往都是平原森林的赛场上第一次出现了崎岖的地形。

 

白庶站在树木掩映之下难以察觉的悬崖边上,惊魂未定。

 

刚才,差一点就踩空了。

 

“没力气了?还是被吓坏了?哈,人高马大的我还以为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少年一脸轻蔑,仰视白庶却生生带出了俯视的感觉,步步紧逼。

 

白庶收紧手指,被轻视的愤怒和接近目标的喜悦沉在眼底,脚步错乱,慌张后退,右手没有缘由的胡乱划过身边的树木。

 

看上去像是个无助的失明者。

 

少年似乎失去了耐心,拿着剑一路冲上,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兴奋中,朝着一路追踪确定的方向前进,妄想着一剑斩杀对手,辉煌胜利。

 

幻想消磨了他的理智。

 

白庶手下微微一顿,难以察觉的偏移了角度。

 

五步,两步,一步。

 

“我赢……”

 

尾音截断在空气里,少年一脚踩空,白庶在身后轻轻的一推。

 

不甘心和绝望的叫喊声成了最好的背景音。

 

白庶胜!

 

District 4

 

最后的猎杀。

 

如果视力足够好,监视扫过的短短几秒,葱茏树叶之间,一双眼睛锐利灼灼,流转之间是深沉的杀意。

 

王杰希无疑是一个极其优秀的捕猎者,历届游戏中从未出现过行为如此诡异却几乎猎杀了一半选手的参与者,甚至把同区结队的队友作为筹码,将游戏推向了最后的高潮。

 

“王杰希!我知道你在!出来!敢不敢光明正大打一场!”最后的幸存者,看似粗野却心思缜密的挑拨着,视线的死角都有一定的注意。

 

子弹悄无声息的射出,一如既往的刁钻角度,防不胜防——训练期便以攻击方式变幻莫测而闻名的“魔术师”王杰希。

 

躲避的那一瞬露出的空隙,来不及补救的致命错误。

 

第二发子弹疾射而出,从脸颊旁削下血液和皮肉,“哈,魔术师?不过……”

 

与子弹近乎同时,王杰希从矮树上跃下,袖中匕首寒光乍现,下一秒粘稠血液沾上眉眼,模糊了视线。

 

未完的话憋在喉咙里只余气音。

 

两次佯攻,一击致命。

 

王杰希胜!

 

「疯狂与血肉交缠而成的娱乐消遣。」

 

District 9

 

白色的小小降落伞再次出现,楼冠宁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收到的第几次补给。

 

这次是面包和水,食物吗?楼冠宁看了眼自己的背包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食物他已经够多了。

 

只是这样频繁的送食物,这片森林里什么都不能吃,赛场极度缺乏食物,是这样的暗示?

 

楼冠宁理了理背包,再次坐回了山洞前,他没有多大的能力,自己心知肚明,所以他不至于主动去寻找对手。

 

当天下午,第22位失败者的头像被投映出来,最终决战了。

 

楼冠宁低敛眉目,思索了一会从背包里摸索出一瓶装着液体的深色小瓶,他有些无奈的微笑,第一天收到的东西终于还是要派上用处吗?

 

火堆燃起,打开的背包堆靠在角落,却在火光的映衬下格外明显,他却缩进睡袋里看似安稳的熟睡着。

 

午夜或许是凌晨。

 

楼冠宁突然醒来,他看见自己的对手双目圆瞪,保持着撕开包装袋的动作僵硬在原地,再也不会有下一步举动了。

 

楼冠宁弯起嘴角,无色的毒药还真是好东西。

 

有时候优秀的赞助商也是赢得游戏的必要因素啊。

 

楼冠宁胜!

 

District 11

 

“呼…呼…”肖时钦听着自己粗重的喘息。



右手捂着的左肩在之前混乱的战斗里已经受了重创,痛到几乎失去知觉。


“伤成这样又没有武器…呵,你就别挣扎了,爽快点对你我都好。”


“你杀不了我的。”


“杀不了你?死到临头就别开玩笑了。”


二区男人冷笑一声,举起手中的刀朝肖时钦奔来。

 

肖时钦静默的站在原处不动。


“哼,终于放弃了?还是已经吓得…诶?”


说到一半的话随着一声短促的疑问语调紧急停顿,男人已经一脚踏进了被杂草精心掩盖的陷洞。


几乎同时,洞里传来男人的惨叫。


——洞底早已插满了削尖的长竹竿,跌进去,就再出不来。


顾不上肩伤的疼痛,走到陷阱确认了对手的死亡,肖时钦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呼…真的不是玩笑呢。对不起,永别了…”


肖时钦胜!

 

「缠斗计算陷阱死亡交织成诡谲的世界。」

 

District 10

 

右手深可见骨的伤口已开始化脓,而右边的疼痛让未受伤的左手也不受控制的颤抖。

 

孙哲平的额头不断渗出冷汗,唇色惨白。

 

情况很糟糕

                                                                

可更糟糕的是,来自五区的强壮对手正持着利刃不断发来攻击。

 

不过几分钟,孙哲平躲闪的速度明显地下降,几次与刀刃擦身而过。

 

撑不下去了

 

几乎想要放弃无用而加重负担的躲避,但是…

 

“一定要赢啊,我等你回来。”

 

——那个人还在等着他凯旋!

 

怎么能让他失望。

 

孙哲平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坚毅,停下躲避的步伐,侧身咬牙让右手硬生生再接下一刀,趁对手因为砍到目标而略有迟疑的空挡,迅速伸出左手夺下匕首再回手朝着对方要害狠狠刺下。

 

看对手缓缓倒下的身影,孙哲平捂着满是血的右臂,朝天空微微一笑。

 

孙哲平胜!

 

District 12

一身泥泞的少年收在袖子中的手紧紧攥着冰冷的折叠刀,金属甚至沾上体温。

面前的少女矮小似乎不具威胁,但是邱非并没有忽视少女眼中暴戾的情绪,极度危险。

空着的左手背在身后握紧拳又松开,迟疑之时,少女已经提着三棱刺抢先冲上。

缠斗,割裂,血液,惨白……

肢体与肢体的冲突,冷兵器锋芒交错。

腿脚交缠中,邱非一脚扫过,少女前倾之时,一个过肩摔将对手甩倒在地,双膝压制住少女的肩膀,右手折叠刀狠狠刺入心脏。


血液流淌时夹杂着痛苦的喘息,然后消失。

邱非有些愣怔的回想刚才的举动,练习了无数次的下意识动作,完全模仿那个人的攻击方式。

 

你能看到吗?


邱非胜!

 

District 1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面对五区和七区选手横陈的尸体,苏沐秋语调平静地说。


“……苏沐秋”叶修突兀的唤起平静过头的少年的全名,犹豫了一会——


“我父母还有叶秋,可沐橙只有你。”

 


一直背对叶修的苏沐秋恰在此刻转过身,直望向叶修的眼睛。


那种目光。


竟让一向脸厚的叶修不敢直视。


看着似乎是心不在焉瞥向别处的叶修,苏沐秋突然笑起来,揽过他的肩:“还没死说什么丧气话呢,总会有办法的,我不是还在你身边么。”


叶修不语。


苏沐秋把嘴凑到叶修耳边继续说:“还记得第一次在胜利者村村口遇见你的时候,和父母吵架后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呢,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吧,七年,叶修,我已经喜欢你七年了。”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毫无准备的少年瞪大了眼睛,呆滞的失去了一切反应。



“所以我怎么会让你死。”


当叶修反应过来时,匕首已经深深埋进了苏沐秋的腹部。


“苏沐秋!”尾音染上哭腔。


“要照顾好沐橙啊”苏沐秋微笑着,闭上眼。


笑容一如初见时般温暖。


叶修…胜。

 

「一切所为——凯旋的荣耀!」

 

「第七十五届饥饿游戏极限赛制,荣耀的庆典即将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2)
  1. 厄科的赞美诗甜酒 转载了此文字
    我觉得还是得强调一下CPQAQ!!!我的cp观简直sad! 周黄,喻王,孙叶【翔叶?,高乔高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