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全职高手][全员/周黄喻王孙叶]饥饿游戏

继续圈合写小伙伴@泱谀【其实小伙伴写的比较多QAQ

 

*设定修正

 贡品没有必须是异性的限定。

 称呼部分修改和原著有出入。

 私设大量!

 乐乐幸运E!

 

那么,欢迎来到饥饿游戏。

 

01

 

「现在我们即将隆重的举行第三次世纪极限赛。」

 

District 1

 

粗劣的广播将震耳欲聋的声音传遍整区,吹过的风中似乎也挟带着硝烟和血液的腥味。

 

胜利者村

 

叶修叼着烟一脸悠闲的靠在门口的躺椅上,阳光正好,广播和室内电视共同转播的消息对这个唇边满是胡茬的男人似乎并无影响。

 

经过的深棕短发的少年一脸嫌恶的瞥了叶修一眼,加快脚步。

 

余光无意间看到叶修再次抖出一根烟,就着即将熄灭的烟头点燃。少年急停转身上前一步,抢过了叶修手中的烟,咬在口中,目光挑衅。

 

“小孩子抽什么烟?”叶修有些缓慢的盯着自己的手然后抬起头,仔细扫视着少年,“我说孙翔你不会是暗恋哥吧?”说着一脸惋惜的看着棕发少年抿紧的唇——间咬紧的过滤嘴。

 

肯定不能抽了吧,叶修咂了咂舌,无奈的摇了摇头。

 

少年涨红了脸,将嘴里的烟狠狠的扔在地上,用力的碾碎,乌黑的瞳孔灼热的注视着叶修,怒火冲天。

 

“谁他妈会暗恋你!还有我已经成年了!”孙翔单手揪起叶修的领口,声音压低,“你听见规则了吗?希望我和你不要一起被抽上啊!不然我会忍不住,”

 

长期熬夜嗜烟而变得颓废的男人有些慢半拍的抬头看着孙翔,一双眼睛却意外清明。

 

“先杀了你。”

 

叶修不置可否的微笑,拿开孙翔的手,“首先你得能抽上吧。”

 

孙翔直起身子,逆光而立,模糊了脸上的表情,整个人好像蒙上了一层金边。

 

大概一分钟,少年转身离开。

 

“正常一点吧,叶修。”

 

「为了告诫反叛者,再强壮的人也无法战胜凯匹特,第七十五届饥饿游戏极限赛的贡品,我们将从历届的胜利者中选取。」

 

District 4

 

广播里总统低沉的声音带着嘶嘶的电流声在整个四区的上空回响,鸟雀惊起,尖啸着划过长空。

 

瘦高少年怀揣着小束野花,奔跑中瞥了一眼高处电线外露闪着火花的老旧广播,眼神闪烁,加快了脚步。

 

“呼,我来了,好久不见。”

 

少年小心翼翼的清理着墓碑上的杂草和垃圾,将还带着体温的花放下,靠着墓碑坐下,额头抵着冰凉的石碑,墓碑上的少年笑容羞涩而温和,宛若冬阳。

 

“已经过去三年了,一帆。杰希说我大概再也等不到你了,他甚至想帮我在胜利者村建一座你的墓碑。可是,我想只有这里,这里才是你想待的地方吧。”

 

少年略微顿了顿,“原谅我现在才帮你建起它,但其实我到现在还以为你只是出去打猎了,和以往一样的单人练习,然后晚上我还可以在家里见到你。”

 

“对了你知道吗,去年我获胜了啊!在胜利者村我们的家里,狂欢的庆祝,所有人,所有人都得到胜利了!可是,我后来才意识到所有人里并不包括你。”

 

突兀的安静下来的墓地,少年敛起眸光,低声道,“为什么会消失呢?不是约好了一定要获得胜利吗?即使不能并肩而战。”

 

彻底寂静下来的墓地,连来时呼啸的风都已经消失,少年垂着头坐了良久。

 

大概是细碎的脚步声惊醒了少年,他匆忙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急走几步,突然又回身,“我该走了,下次见。……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一帆。”

 

少年迈开步伐,向着来时的路跑去。

 

少年离开后,脚步声的拥有者才站在墓碑前,“祝你安息,乔一帆。”

 

踏上少年离开的路,最后的话轻至自语,“英杰,还是太软弱了。”

 

District 2

铁丝网外

金属折射日光,冰冷的光芒晃过眼,两支箭一前一后疾射而出,方向迥异。

尖锐的破空声刺破森林的寂静,却在猎物反应之前准确的钉在了它们身上。

“噗。”

“噗。”

箭头穿过血肉带出一蓬艳丽的血花。

“哈哈哈哈哈,我赢了!!文州你看你看,一次性杀到两只直接就反超你了,快称赞我神射手!”黄少天拎着刚刚收获的猎物一脸兴奋。

喻文州收起手里待射的弓箭,接过黄少天手中的猎物,未作回答,“少天,休息一下吧。”



“这么多年来文州你从来没赢过我啊!果然魏老大说的没错,你的手速简直无话可说,不过有我在就行了,食物啊安全啊都由我来保证,文州你和小卢他们就在家里等我回来!反正也只是偶尔换换口味也不想以前那样需要经常出来打猎,和……”戛然而止。

喻文州眼神稍稍黯了黯,突然出现的那个名字还是让心脏有些微微的抽痛。

“他……居然消失了。”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让黄少天放弃了转移话题的打算。

提到那个人的名字并非故意,很多话他连思考斟酌都来不及就直接说了出来,如果慢一点也许就不会出现那个名字了,魏琛。

“抱歉。”沮丧的声音响在耳边。

“不,不是你的错。”喻文州恢复正常的语气,“不过新一次的世纪极限赛又要开始了,少天,这一次我们可能都不再安全了。”

“怕什么!你要是被抽中了我就是替代也会和你站在一起,你的安全就由我来负责!”难得正经的话却让喻文州突然笑了出来。

“那在明天抽取之前来最后比一场吧。回家之前,看谁猎到的猎物更多。”

“不用想了肯定是我赢啊,你看上午我就有领先优势,接下来我只要保持和你一致就稳赢啊!文州你要是想赢我还是先去练练手速吧哈哈哈哈……”


「第七十五届饥饿游戏极限赛贡品抽取现在开始。」

 

District 6

 

一向冷冷清清的广场突然人声鼎沸又突兀的安静下来,除非重大事项,这里一向都是无人地带。

 

六区的所有人都站在这里等待着这一场残酷的抽选。

 

抽选前宣读的胜利者名单突然不再是值得骄傲的东西,而变成了某种意义上死亡的通知书。

 

六区曾经有过五位胜利者,其中一位已经过世,四选二,几率高的离谱。

 

方锐并没有站在胜利者应该站的位置,和林敬言一起混在秩序井然的群众之中。

 

“我说老林,要是这次被抽中了我觉得有点悬啊,一区前几年刚胜出的新人,三区的小周,四区的王大眼,还有二区的喻文州和十一区的肖时钦都是难缠的要死的家伙,而且五区只剩下韩文清和张新杰了抽都不用抽……”方锐一脸严肃的直视中央仪式台,状似认真的听着讲话。

 

林敬言瞥了方锐一眼,轻轻叹了口气,“没必要这么早担心吧,就算我们被抽中了他们也不一定不是吗?”

 

“我觉得我抽中的可能性挺大的……”

 

“第一名贡品是——方锐!”主持清亮的声音由广播无限放大,最终应验了方锐的话。

 

“啧,我就知道。”方锐皱着眉一脸不爽的走向仪式台,“去年去凯匹特的时候就不应该调戏张佳乐。”

 

站在主持的身边,他能够更加清晰的看到抽取的全过程,和八年前不同,现在的箱子里只有四张,啊不对,是三张票。

 

三分之一的概率。

 

不要是他。

 

方锐看着抽取人慢动作一般打开纸条,然后愉悦的交给主持,唇角微笑。

 

“我们的第二名贡品是——林敬言!让我们来恭喜这两位参加光荣的饥饿游戏!”

 

方锐在高处看着那个人从人群中走出,向着自己的方向,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如何,也许逆光的情况下也没有人能看得清自己的表情。

 

从这个角度看下去,林敬言眉眼温润,似乎没有不满也没有怨恨,就这样平静的走上台,平静的站在他的身边,悄悄覆上了手背。

 

「六区贡品,方锐,林敬言。」

 

District 4

 

以往的胜利者都是站在仪式台的偏位,而现在,所有人分列于仪式台前方,稀少的人数甚至不够站满仪式台的长度。

 

抽取人已经拿出了第一张纸,缓慢打开的动作让王杰希稍稍握紧了拳。

 

“我们的第一名幸运儿是——高英杰!”

 

王杰希猛地转过头,对上身边少年惊恐的视线,他清晰的看到那抹慌张逐渐变得坚毅,然后迈步。他突然伸出手拦住了高英杰,缓缓的摇了摇头,“我代替高英杰。”

 

不容反驳的甩开高英杰拽住自己的手,抢先站上了仪式台,向主持示意。

 

“啊!第七十五届饥饿游戏的第一名自愿参与的贡品,让我们给予他最热烈的掌声!”

 

王杰希神色平静,零星的掌声和少年微红的眼眶对他没有任何影响。

 

“对了,你的名字是?”

 

“王杰希。”他侧过头看着发问的主持认真道。

 

“好的,那么我们进行下一名贡品的抽取!”流程式的询问了名字,取出了王杰希的纸条,继续着这个残酷而折磨的仪式。

 

大概是约定好的方式,明明可以利索的展开纸条却非得要一点一点缓慢的打开,注视着身边抽取人手上的动作,王杰希的眼神稍稍暗了些。

 

“那么我们抽取出来的第二名贡品是——刘小别!让我们欢迎他站上这个仪式台吧!”

 

主持人热切的目光扫过仪式台前零散的几个人,最终停在脸色最难看的那个人身上,似乎是带着鼓励意味的注视着他。

 

刘小别感受到好几束目光瞬间集中到自己身上,其中有王杰希也有高英杰,还有那个令人厌恶的主持。

 

他摘下挂在耳朵上充当装饰的耳机,迎着王杰希的目光坚定的踏上仪式台。

 

我不会背叛你。

 

「四区贡品,王杰希,刘小别。」

 

District 10

 

主持人第一次报出被抽中的纸条上的名字时,张佳乐以为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可怕的事了。

“让我们热烈祝贺张佳乐成为第一位被选中参加第七十五届饥饿游戏极限赛制的幸运儿!”主持人兴奋的声音透过话筒,从已经用了好几年的陈旧大音响里传出来,带着点嗞嗞的杂音。

周围响起稀稀拉拉的敷衍掌声,大部分人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以“幸运E”闻名整个胜利者村乃至全区的张佳乐。

张佳乐深吸口气,攥紧了拳,在所有人的注目下不情愿地走上主持人所站的仪式台中央。

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出几年前自己参加饥饿游戏时的画面。
——那是号称近几年最惨烈的一届游戏,而张佳乐恰好见到了其中几种最血腥死法的发生
撕裂的肌肉,甩出的内脏,碎掉的头颅,以及喷洒到脸上的血浆…
张佳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到最后的,只觉的游戏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都处在精神恍惚的状态,要不是有孙哲平,估计自己早就疯了…
孙哲平…
不知怎么的张佳乐想起了很久之前看过的一段饥饿游戏录像——
两个来自同一区并且似乎是很好朋友的选手,通过堪称完美的默契配合一路顺利地战到最后,然而饥饿游戏向来只会有一个胜利者,当所有人都以“喜闻乐见”的心态等着朋友间为活下来而互相残杀的戏码时,其中一个人出乎意料的选择了自杀。……这是历届游戏里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状况,张佳乐至今仍记得,看到好友自杀时那个本该为获胜而欢呼的人撕心裂肺的喊声,让听到的人都觉的绝望。

“拜托千万不要是孙哲平被抽中,千万不要是孙哲平被抽中…”张佳乐掩声默念。

此时,抽取人已经把手伸入装满往届胜利者名字的大箱中,并很快选中一张抽出交给主持人。
纸条被意外利索地展开,主持人迅速了看一眼上面的名字然后把纸揉成了团,速度快的张佳乐还没来得及瞥清纸条上写着谁的名字。

突然感到有些焦虑…

主持人接着对着话筒:“那么…让我来揭晓第三届极限赛制在本区的第二位同时也是最后一位非常荣幸被选中的参赛选手,他就是——”主持人故作神秘地拖长了尾音。
“千万不要是…”
“孙哲平!让我们恭喜他!!”主持人的声音先一步张佳乐的祈祷响彻整片广场。

比自己被抽中更可怕的事。

血液仿佛一瞬间滞流。

张佳乐脸色惨白的看着孙哲平一步步走到了自己身边。
“大孙…”张佳乐发觉自己出口的声音在颤抖。
“没事,乐乐”孙哲平微微一笑,然后紧紧握住了张佳乐冰凉的手。

他的手是热的。
张佳乐扯出了一个难看的微笑。

 

「十区贡品,张佳乐,孙哲平」

 

District 1

 

叶修听到自己的名字,好像慢半拍一样抬起了头,扫过台上的三个人,叼着烟的嘴角弯起似笑非笑的弧度。

 

他驼着背,拖着步子向仪式台走去,孙翔灼灼的目光恍若无物。

 

即使在仪式台上站定,决定了他即将参与这场最高难度的厮杀,叶修也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脊椎骨似乎已经定型了一般从未直起。

 

抽取人在一旁发表着热情激昂的演讲,孙翔却是看了一眼悠闲的抽着烟的叶修,嗤笑道,“都快十年了,你还行不行?每天都是这个样子,我看你最开始的抢夺就会被杀吧,斗神大大?”

 

挑衅的话语却只是冷却在空气里,孙翔咬紧了牙抑制住自己想揍身边那个人的冲动。

 

直到一切结束,叶修走过自己身边时,耳旁低沉的声音,“你不是说会忍不住想要杀了我?我等着呢。”

 

叶修感受到背上如芒的目光,却依旧步子散漫的向胜利者村走去,孙翔的一腔激愤和热血好像洒在了冰块上一样,瞬间冷凝,然后温度不在,失了力道。

 

斗神又如何?就算当年再勇猛,现在呢?

 

我说真的,会忍不住想先杀了你。

 

「一区贡品,孙翔,叶修。」

 

与此同时,剩余的几区也抽取出了他们的贡品。

 

第七十五届饥饿游戏极限赛即将拉开帷幕,这注定是一场最高水准的搏斗盛宴。

 

饥饿游戏,祝你们好运!

 

欢迎收看,

 

Hungry Game!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2)
  1. 厄科的赞美诗甜酒 转载了此文字
    sad!!请务必看00的cp强调!!!戳雷点就不要继续啦!!! 与芒: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