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全职高手][全员]饥饿游戏

*改动原设定

*po主脑容量小,大量bug

*时钟装置从正午十二点就开始启动【选手离开宙斯之角不久就开始】

*多人多角度多cp。乱。注意避雷

*po主和基友@言商 一起码的,所以会发现前后画风不同

*本章仅微量双花【超微量】

 

<<确定继续?

 

 

雷声响起的时候,邱非还在丛林里穿行没有方向,在宙斯之角的争夺战太过混乱,他也只能随手拿过武器,甚至连叶修的方向都没来得及注意,更不用说自己那个貌合神离的同区的“队友”,各安天命吧。
不过,还真热啊,看这样子,太阳这么大快中午了吧。
邱非甚至能看到繁茂的雨林里蒸腾而起的水汽,汗水淋漓,特制的衣服几乎与身体粘合,粘稠的不像话。

他把砍刀狠狠的插进地面,倚着树想要休息一会,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他以为他不是处于残酷的厮杀搏斗中。邱非抬头看了眼盘绕扭曲的枝条,树荫遮盖之下几乎是暗无天日。
真是个让人不爽的环境。
邱非舔了舔干燥的下唇,扫视四周却还是没有发现水源,这样的环境水分蒸发太快了,如果继续下去,他大概很快就会因为过度脱水而死,然后自动退出游戏了。
不行。邱非有些焦躁的拔出砍刀用力的砍断眼前的藤蔓。

“卧槽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啊,这么大还热的要死。”右后方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邱非顿了顿手上的动作,稍微偏了偏方向藏了起来,“我说你的手要不要紧?妈的哪个混蛋趁我不注意划的刀子?!”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近,鞋底踩过落叶和树枝带起几声清脆的响声。
“我没什么事,你当心着点。”是两个人?而且这个声音……辨识度还挺高的,十区的?是张佳乐还有孙哲平吧。
邱非小心的掩藏起了身体,现在他的状态有点不太好,不是适合缠斗的好时机,更何况一对二。
“行,这次我护着你。”张佳乐手中的三棱刺在邱非脑门边上堪堪划过,只要稍稍偏个角度就能够刺中邱非,“妈的那边太暗了什么都看不清,我们换边走。”

五.

四.

三.

二.

一.

邱非听着逐渐远去的脚步声,在心底默数了五秒,直到重新恢复了安静他才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刚才锋锐的刺尖差点让他吓得后退。
是该庆幸运气好吗,邱非站起身朝着和张佳乐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


————————————————


“哎哟,不容易啊,这都还能遇见你。”叶修收紧了握着箭袋的手,懒洋洋的微笑着。
被叫住的青年听到声音之后几乎是立刻转过了头,“我……”抬高了声音又瞬间压下,“……靠你的,叶修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故意压低的声音几乎只能听到气音。
叶修皱了皱眉靠近孙翔,从他站的那个角度看出去正好是一片浅潭,而边上是血迹斑斑的打斗。有女人?不是七区的就是十一区咯?
“操,你他妈离我远点,我……唔……”孙翔说到一半就被叶修捂住嘴往后拖了好几步,然后孙翔在挣扎中眼睁睁看着那个原本还专心对付对手的拿短刀的男人右手带着刀狠狠插入对手腹部的同时,左手抽出腰上的小刀,短刀脱手之后立刻换手向他们的方向甩过来。

就插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

“你管他们干什么?!妈的楚云秀逃了!”男人捂住自己自己受伤的肩部,“行了快走!”
叶修也不阻拦,放开了孙翔之后就目送两个人离开自己的视线,楚云秀?那死掉的就是李华吧。

“救我干什么?”孙翔紧了紧手上的弓,现在在他看来最有安全感的大概就是这把乌黑的弓了,“你不也是巴不得我死。”
“顺手而已,下雨了。”叶修抬头看着反射日光的玻璃色泽的穹顶,像是感叹一样说着,“你不打算接点水?”
“下雨怎……卧槽!”孙翔也没时间顾及和叶修吵架,他已经看明白了这次游戏的水源到底有多重要,手忙脚乱的就开始接起了雨水,目光还时不时瞥向不远处的水潭。
“孙翔,考虑一下合作吧。”叶修收回接的差不多的雨水,漫不经心的说着。
除了雨水的滴答声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和你合作?就不怕我暗算你?”孙翔嗤笑一声,斜着眼看过去的时候难得的气势惊人。
“不怕啊,一个人死的更快不是吗?”叶修走到孙翔面前,掰正了他的视线,“更何况,我们不是正好形成互补?”
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身后漆黑的箭筒,十几支箭的箭羽整齐的露在箭筒之外。

“大不了,只剩下我们的时候再来决个胜负。”


————————————

喻文州找到黄少天时,黄少天正背靠着树检查着自己右臂上的伤口。

“伤的深么”喻文州走上前。
“没事没事,划破了点皮而已”黄少天立刻垂下手臂,“走吧走吧文州,我们先去找水源。”

突然,
“轰隆隆隆隆!”

远处传来雷声。

“打雷了?”黄少天回头看见闪电击向三点钟方向一颗高的突兀的大树。

雷击持续了很久。

“我擦,这么恐怖,这要是哪个幸运E刚好站那妥妥电成人肉烧烤啊……诶文州你说张佳乐会在那么,那家伙……”
“少天!”喻文州不寻常的打断了黄少天的话,从背后的箭筒里抽出了一支箭搭上弓。
多年的默契让黄少天立刻闭上嘴,配合着喻文州调整站姿举起了剑。

树枝被踩踏的声音变得清晰。
一个人影出现在树丛中。

“送你上路啦!”黄少在与那人影正面相对前,看准时机跳起挥剑砍下去。
“诶诶诶诶诶?”
在看清来人后,剑刃紧急刹在他的头顶两公分处。
“周泽楷?!!”

————————————————

林敬言独自往丛林高处走去。一路上都意外的很平静。
然而这样过分的平静却像是某种预兆。

“啪嗒”
一滴从天而降的液体滴到林敬言头上。
下雨了?
林敬言抬头。

人造的穹顶呈现诡异的深红色,
令人讨厌的颜色。

“啪嗒”
又一滴液体滴到林敬言的鼻翼。

液体微烫,伴随淡淡的腥味。
伸手抹去奇怪的液体。随即手掌沾染成红色。

是血!

“啪嗒”“啪嗒”“啪嗒”
血液滴下的速度越来越快。

不太妙!林敬言调转方向朝来时的海岸跑去。
——远远可以望到海岸上空的云是正常颜色。

粘稠液体不断拍上脸颊。
恶心,且让人难以呼吸。
更糟糕的是,血液的粘着让身体逐渐沉重,限制了奔跑的速度。

就是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林敬言撞上了从侧面丛林中突然跑出来的江波涛。

摔向地面的过程,江波涛握着匕首狠狠推进了林敬言的腹部。

林敬言的反应也不慢,江波涛出现的刹那他已经下意识摸向了别在腰带上的尖锥。
被压制倒地的同时,林敬言手中的尖锥也刺上了江波涛的大腿。

江波涛吃痛的松了握匕首的力道。林敬言乘机抬腿踹开压住自己上身的人。

再次站起来并拔掉腹部的匕首。
林敬言扶住了一旁的树才稳住因疼痛而颤抖身体。

此时血雨下的已经相当大。
视线里几乎只剩下一片血红。一呼吸血液就往鼻子里堵。
林敬言甚至分不清身上哪些是自己的血。

江波涛的情况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至少他没有再次发起攻击。
不过,再这样下去,不用对手出手,也得被这可怕的雨困死。

还是得跑!

林敬言不再管伤口的剧痛,也没时间理江波涛去了哪里,只是拼了命的朝海滩跑。

————————————

“下雨了?”在最前面开路的黄少天停下来,“诶,文州,快快快!拿水杯来接雨水做储备!”

“不用担心,小周已经在接了。”

黄少天转回身,看到周泽楷拿着水袋默默的接着雨水。
“唔,表现不错啊战俘!好好工作!”
语气像是不会给员工加薪的老板。

“不要叫战俘,少天,小周是我们的盟友。”

“我从剑下饶他一命,他当然算我的…”话到一半,黄少天感到一阵莫名的眩晕。

“怎么了?”喻文州扶住站不太稳的黄少天

“没什么,就是有点…渴”

一直沉默的周泽楷闻言立刻递上了手里已经有小半袋水的水袋
黄少天接过喝了几大口水,擦擦嘴角:“好了,现在没事了,我们继续往上面走”说着就要往前开路

“少天。”
喻文州突然拉住的黄少天的胳膊

被碰到手臂的黄少天明显颤了一下,随即撑开笑脸:“啊?”

“把袖子割开”
“诶诶?为什么要割袖子,我又没什么事…”
“脸色…差”
连周泽楷都发了话

“我真没…”又是一阵眩晕,比上一次更强烈,黄少天干脆腿一软直接栽在了地上。

“少天!”

沉默的周泽楷快喻文州一步支起黄少天靠在自己身上。
喻文州捡起地上黄少天的剑,小心地割开了黄少天右臂的紧身袖。

脱离了紧身衣袖,黄少天手臂的肿胀立刻显露出来。

伤口凝固的血是黑色的,连带整条右臂都有些发青。

周泽楷回忆起李华那把黑紫色刀刃的奇怪匕首。
“匕首…有毒”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13)
  1. 厄科的赞美诗甜酒 转载了此文字
    _(:зゝ∠)_我们的饥饿游戏!真的没人愿意称赞一下我的手速吗【滚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