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全职高手][全员]饥饿游戏

这周都是小伙伴的份,她写起本命太尽兴爆了字数而我深陷网近新脑洞没码完自己的部分……如果我能治一治拖延症的话下周就是我上啦【小伙伴写的这么棒让我好有压力……

二一添作五:

[饥饿游戏]04


不小心爆字抢了 @呆九 小伙伴的戏份于是就只能自己的单独成章了! 呜呜呜呜小学生文笔求不嫌弃!!!结尾有些匆忙QWQ!!!OOC严重请慎入!

本章CP邱叶邱/翔叶/刘王/肖戴

请注意避雷!!!!!

下一章就等着小伙伴了!!!!!!

耶!!!!!!!!!!!!!!【gun






左前方浓雾开始以肉眼所见的速度席卷而来的时候,邱非正处在不正常的焦躁之中,他极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没有水,再没有人,没有任何符合这场残酷比赛的标志……直到极具侵略性的雾气一点点吞噬眼前的丛林——从来没有遇见过的东西。

 

未知的,向来都是可怕的。

——在这里再正确不过的法则。

 

邱非考虑了几秒之后立刻朝雾比较淡的方向跑去,总该是有能逃生的地方的。他不停的在思考该如何更快的摆脱困境,直至被蚀骨的疼痛打断了一切的考量,火辣辣的抽痛,血液鼓噪,像是要沸腾然后奔涌而出。

 

没时间了!

跑!只能跑!

 

邱非努力睁大眼睛,调整方向,尽所有的力量向着视野里最清晰的区域冲去,尽管腿像是麻了一样针扎般刺痛,血管突突跳动,身体在叫嚣着想要休息,可是,“嘶。”

邱非倒吸了一口冷气反倒是加快了脚步,而他身后,腾起遮天的雾气,像是要吞日蔽天的阵势,势不可挡。

 

呼——

很轻很沉的声音,邱非跑出去好几步才茫然的回头,看到被无形的壁障阻拦的毒雾,垂下眼,疲惫的掀了掀干燥的嘴唇,左手按了按颈上凸起的泡状物,无声的呲着牙。

他这时才有时间打量了下周围,又是一模一样的丛林,满眼的葱郁浓绿已经不再是初见时那么无害,看上去生气勃勃满是希望,实际上鬼才知道这些树叶根系之间到底存了多少可怕的东西,就像刚才那样,猝不及防。

 

邱非苦笑着转身,斩断藤蔓的时候手上的力道轻了不少,肩膀那里还是疼得厉害,咸涩的汗水擦过嘴角,终于在又一次习惯性的挥刀之后看到了渴求已久的东西——水。

他几乎是瞬间冲到潭前,差不多是要把整个身子都浸入水中。

“呃啊——”因为难以言喻的痛苦而扭曲的脸,青筋突起,截断在半空中的惨叫,连鸟雀都还未惊起,哦对了这里其实并没有鸟雀。

“哈…唔,真他妈…”邱非将整个身子埋在水中,咬着牙清理着颈侧的伤,他也是刚刚才发现的,用刺骨的痛换取的情报——可以解毒的水。

 

可惜安稳的时间好像在他离开那片区域的时候就结束了。

 

又是踩断枝叶的声音,可是邱非已经来不及藏身,刚刚虽然及时咽下了叫声但已经阻碍不了声音的传开,他只得抓紧了手中的砍刀,警惕的盯着声音的传来的方向,直到来人面目清晰,让他大吃一惊。

“哟,小邱啊,还好吗?”叶修习惯性伸手想拿开嘴里的烟却突然想起他已经不是在胜利者村,于是他顺势打了个招呼,也算是想让邱非放松一下。

绷得太紧了。

 

“我没什么事。”邱非见是叶修也就放弃了防备,虽说叶修身后是一脸不爽的孙翔,但既然会走在一起也不至于会在这个时候反戈,“你……没遇见什么事情吗?”

“什么意思,你遇到了什么?”叶修拉了想要上岸的邱非一把,清晰的捕捉到了一闪而逝的紧张,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后退了几步,邱非就站在他身前,湿淋淋的一片。

叶修退了几步之后正好站在孙翔身边“边走边说。”

 

浅褐色的眼珠在林叶间转着,和周围数十双相同颜色的眼睛对上,然后又散开,扯开嘴角无声的嘶吼着,凶狠而戾气十足。

 

——————————

 

“是我!别开枪!”刘小别鼻尖冒着汗看着离自己不过几十米远的枪口,连忙出声表明身份,“这要走火可不得了啊。”

刘小别松了口气捡起刚刚扔掉的鱼叉,正好看到王杰希手臂上割裂的口子,“是谁?已经sh……死了?”

 

“楼冠宁,已经死了。”王杰希收起枪瞥了眼自己没条件包扎的伤口,“你呢,有遇到谁吗?”

“算不上是遇到吧,我看到十一区的肖时钦和戴妍琦合力杀掉了文客北,说起来又是九区的啊。不过戴妍琦看上去受了点伤,我和他们走的是反方向,估计以他们的速度也走不远,要不要干脆……”

“碰上了再说吧。”王杰希少见的有些粗暴的打断了刘小别的话,有些异常的急躁。

 

刘小别能察觉出王杰希的不正常,但是他想不到原因,他只能将一切归结于这场该死的游戏。

然而从根源上来说,他并没有想错。

沉浸于咒骂这场游戏的刘小别没有发现王杰希在领路的时候一点点偏离了他原本的方向,直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又被满眼近乎一模一样的绿色晃花了眼,细小的东西再也寻找不出。

 

 

——————————

 

“我操他妈的这什么玩意儿?!”孙翔从叶修背后的箭筒里拔了几支箭,命中率倒是不错只是死亡率低的吓人,五只里面也不过两只丧失了行动力,另外三只虽然动作慢了点但还是叫嚣着冲了上来。

邱非突然意识到这是和之前的毒雾相似的东西,大概是为了加快游戏进程,或者说为了加大游戏的娱乐性而增加的「灾难」。

那么,规则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我来殿后,你们继续跑!跑出这块区域就行了!”邱非一把拉过孙翔推到了自己身后,他有刀,比起箭来说杀伤力要高了不少,“我们已经走了不少路了应该很快就能离开这里!”

“靠你耍什么帅啊现在是搞个人英雄的时候吗?啊?”孙翔一边喊着一边还想要上前帮忙却被叶修的手臂邱非的眼神阻拦。

叶修毫不客气的抢过孙翔手中的弓,果断转身也不管身后成群的猴子,眼神锐利双手平稳,“跟上了。”

 

不得不说能逃出去邱非有很大的功劳,叶修看着透明的墙壁那头凶狠的扑上来呲牙咧嘴的猴子,拍了拍邱非的肩,“孙翔你不错啊刚才那时候居然还能蹦出来个专有名词。”

“叶修你大爷,你几个意思?”逃出来的时候孙翔拿回了自己的弓也有了几分底气。

“字面意思,你理解到哪去了?”叶修轻描淡写的微笑,“小邱你之前遇到的,也是这些?”

 

“不是,但是性质是一样的,置人于死地的东西。”

 

——————————

 

“小戴你没问题吗?”肖时钦扶了扶眼镜有些担忧的看着少女的腿,利用背包里的物品草草包扎了之后看上去是不流血了,但是戴妍琦有些迟缓的动作还是出卖了她。

“嗯……我没……”戴妍琦脸上是习惯性的笑容,甜美柔软,却因为肖时钦的动作僵在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上。

肖时钦扶着戴妍琦的肩,打横抱起了还在勉强支撑着的少女,明明已经很痛了吧。

 

肖时钦看了看天色,距离进场时候的将近十二点差不多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了吧,虽然还不到时候,但是……

“休息一会吧。”肖时钦找了个足够隐蔽的树丛轻手轻脚的把戴妍琦放下让她靠在石头上形成完美的掩体。

“我没那么脆弱啦,哥!”戴妍琦特别不满肖时钦把自己当玻璃娃娃对待的态度,“我能走没必要为了我……”

肖时钦一向温和的眼神里掺了几分坚持,硬生生让戴妍琦咽下了任性的话语,“好好休息,我守着你。”

 

摆弄好背包里的一些物件之后,他拿出了望远镜,既然这么早就选择停下来他不得不加强防备,特别是眼下戴妍琦的伤还需要再次处理,他只能指望能有赞助送进来。

这大概是连续的坏运气之后最好的事情了,如他所愿,白色的小降落伞出现在视野里,而带来的也正是他们急需的东西。

 

“你再休息会,我们……,我想我们走不了了。”

肖时钦看着已经换成刘小别带头的两人,心彻底沉了下去。

 

——————————

 

“我来带头吧。”他们所走的方向藤蔓越来越密集,手头只有枪的王杰希行动起来也愈加艰难,刘小别拉了一把王杰希,顶了这领头的位置。

王杰希莫名其妙的焦虑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还严重了不少,但是在前进的时候还是顾及到了周围的环境,动作快且轻,完全没有因为莫名的情绪而影响了判断,这种矛盾的冷静反而让刘小别觉得有些不安。

 

“这个方向……”刘小别有些迟疑不知如何抉择进退,有痕迹的地方向来要好认的多。

“怎么了?”王杰希打量了一遍周围自然也是发现了打斗的痕迹以及不算新鲜的血迹,“肖时钦他们在这里打过?”

“对,继续往下的话也许会……谁!”刘小别余光看到右前方的草丛轻微起伏,立刻警觉的转向,王杰希则是背靠着刘小别警惕偷袭。

 

尖锐的短箭穿破空气,携着刺耳的声响,刘小别拉着王杰希躲过之后自然也看见了躲在草丛背面的少女,陌生的眼神,坚毅而冷静,刘小别突兀的低头看了看插在不远处的短箭,说是短箭其实不过是粗糙改造的削尖的木棍,肖时钦的手笔吗?

那么,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埋伏。

 

“你们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戴妍琦执着短刀站的笔直,不再遮掩意味着拼死一搏,可是肖时钦呢?那才是最需要提防的……

“你是在轻视我吗?”戴妍琦的短刀堪堪划过刘小别的颈侧,锋锐寒气刺得刘小别皮肤生疼,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长柄的鱼叉正好架开攻势凌厉的短刀,男女的力气到底还是差很多,这样的对战本来就不公平,更何况刘小别身边还有个王杰希。

“对不起。”刘小别收起多余的思绪,集中注意于这场看上去几乎是没有悬念的决斗。不是职业选手的十一区人在这样单对单的搏斗上,基本上可以说是根本没有能赢过他的胜算。

 

“唔…”

“噗。”

戴妍琦的闷哼声和短箭刺入血肉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刘小别和戴妍琦同时后退,刘小别拔出箭之后还打算继续却发现王杰希已经先一步追了上去,戴妍琦逃了。

 

既然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那就前进。

 

——————————

 

“我们必须占据主动。”肖时钦从树上跳下来,脸色苍白,他知道之前刘小别的“观看”,于是轻易猜到来者不善。

“小戴,你一会就在这里,我去引刘小别他们过来,以王杰希的性子如果我不去他可能根本不会上当。一会我会布置好,要是看到他们进了陷阱就立刻……”

“我去引他们。”戴妍琦把火柴塞回了肖时钦手中迎上镜片之后错愕的目光,“我说让我去。”

“不行。”肖时钦几乎是抢着拒绝了戴妍琦的要求。

 

“我在这里更会拖累你,赞助品来的很及时啊,我的腿已经好很多了,没关系的,我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戴妍琦撑着地缓缓站了起来,像在胜利者村里被肖时钦拜托事情之后一样,右手两指并拢做了个敬礼的动作。

“不是……”

“相信我好吗,我可以的。”戴妍琦弯下腰握紧了肖时钦拿着火柴的手,“哥。”

 

 

肖时钦趴在离“陷阱”最近的地方,周围的掩体已经几近完美,如果不仔细看,就算细致如张新杰也不一定会发现。

“砰!”

突然响起的枪声让肖时钦惊的差点跳离那片区域,好不容易才抑制自己想要看看戴妍琦现状如何的担忧,左手指甲几乎插进了泥土。

 

戴妍琦冲进肖时钦视野的时候,突然矮身冲肖时钦的方向眨了眨眼,躲过王杰希的下一枚子弹,然后出人意料的冲着王杰希的右手就是狠力的一踢,王杰希手一松便被戴妍琦扯进了近身搏斗。

虽说王杰希在性别上有优势,但他的体术并不优秀甚至可以归为差档。

 

肖时钦还在等着刘小别也进入范围然后戴妍琦脱身,却没想到戴妍琦冲他做了个手势。

「开始」

 

他撑不下去,而她也撑不下去。

当断即断。

 

“呲”很轻微的声音伴随着小小的火星朝着王杰希蔓延而来,太快了已经来不及阻挡,想退离却被戴妍琦拦住了脚步。

——这就是你们的陷阱。

 

“杰希!”刘小别几乎是拼着自己最后的力气一把扯开了王杰希和戴妍琦,在王杰希惊愕然后悲伤痛苦的眼神里代替他站在了那个必死的修罗场之中,火光照亮了所有人的眼,充斥了刘小别最后的视线。

 

虽说是小范围的爆炸但是强度也高的吓人,近在咫尺的王杰希肖时钦也难免被波及。

火光还未散去,直升机就已经出现在高空带走了紧紧粘合在一起的两具尸体,王杰希的视野突兀的有些模糊,在透过火光看到另一边摇晃着站起的人影的时候,立刻猫着腰跑过去捡起了刚刚被踢开的枪,说起来还得感谢戴妍琦。

 

等到灼人的热度缓缓消散,视线范围内却还是有些扭曲,肖时钦好像失了魂魄一样就那么笔直的站在对面,在残余的温度里已经扭曲的不像样子。

“开枪吧。”

 

王杰希挑眉,意外于对方的选择,但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

“砰!”

又是一声枪响,于是,战斗终止。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
  1. 甜酒厄科的赞美诗 转载了此文字
    这周都是小伙伴的份,她写起本命太尽兴爆了字数而我深陷网近新脑洞没码完自己的部分……如果我能治一治拖延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