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全职高手][全员]饥饿游戏

*修改重发

*各种bug以及各种语病

*仅微量周黄 

*虽然这章合写小伙伴没有写还是圈一下 @二一添作五 

*不想多说了总之慎入


方锐并没有进入丛林深处,而是沿着丛林和沙滩交界线小心前进。
他注意到,自最高的那颗树被闪电击中后,在自己前方不远的上空,逐渐聚起了血色云层。
这不会是什么好征兆。
方锐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一步间,云层下的丛林中冲出一个人。


那人全身染满了血液,

可方锐还是凭着远远一眼就认出来对方的身影,

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老林!”
方锐慌忙朝那个人跑去
——这样奇怪的跑步姿势,他受了什么伤么。

林敬言几乎是拖着右腿跑过沙滩进入水中
碧蓝的海水随之泛起一层血色。
方锐跟着淌进水中:

“你怎么样?”


泡去血水的林敬言闻声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唇色惨白。
血水应当已被洗去,但林敬言身周的海水仍不断散开血液。
方锐一惊。
——果然受了伤。
“到岸上去处理伤口!”


林敬言支撑着扬起头本想说些什么
“我……”

一字尚未完全出口,剧烈的眩晕感突至

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失去知觉。



**
方锐喘着粗气,终于把昏迷中的人扛到沙滩上。

低头检查林敬言的伤口,伤口已经停止出血,只是周围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青紫,伴随肿胀。

这不是普通的刀伤。

方锐神色凝重。


————————————————————

孙哲平焦躁的握着拳头。
在这种闷热的环境里,左手的旧伤又开始胀痛。
张佳乐感觉出搭档的状态并不好,于是一路上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

两人在丛林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然而走了这么久还没有碰到过其他人,实在有些无聊……


“最好能上树确定方向”
孙哲平忽然停下脚步
“上树?”

张佳乐环视四周密集的树木,“嗯,是该看看周围的情况

……那什么,我比较擅长爬树,就我来吧”
目光无意地瞥向了孙哲平缠着绷带的左手

说什么擅长爬树,心里的担心却是暴露无疑。

察觉这一点的孙哲平嘴角微微上扬:“好,你当心点”
“嗯。”
张佳乐把手中的三棱刺交给孙哲平,很快挑了棵枝杈较多的树蹬了上去。

这片树林里的树都不矮。
不算太快地爬到大约三分之二高处,张佳乐在枝丛间发现几个类似蜂巢的东西,造型奇怪,且没有蜜蜂飞过的痕迹。
是赛场的装置么。
张佳乐并没有太多的怀疑,继续往上攀爬。


爬到树顶钻出层叠的枝叶后,视野便豁然开朗。
视线所及,环绕着中心湖的森林长的茂密葱郁 ,单从欣赏的角度来说,当算很不错的风景。可惜此刻没有人会在意场地的构造如何美观。

“嗡嗡嗡嗡…”
张佳乐听到了轻微的响动

“嗡嗡嗡嗡…”
响声越来越明显
这是…


张佳乐低头一看,立刻白了脸色

那些刚刚还安静没有威胁的怪异蜂巢,此刻却涌出了无数的蜜蜂。体积足有普通蜜蜂的两倍。

相当明显的特征,让人很轻易就能辨别出它们的品种

——追踪黄蜂。

这种蜂在往届游戏中出现过,是凯匹特特别培育的杂交品种,体积大,毒性强,其尾刺中的毒液还有致幻的效果。


明白不妙的张佳乐第一反应是朝树下喊:“快跑!”

树下的孙哲平同样听到了黄蜂振翅的嗡嗡声,加上张佳乐的高喊示警,他大概能想到发生了什么
“跳下来!”孙哲平朝树上回喊“快!我接着你”
张佳乐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而黄蜂已不复刚出巢时的缓慢动作,开始加速向四周分散
“快!”

几近嘶吼。

此时的孙哲平也已经看到从树间飞出的蜂群,他当然明白追踪黄蜂意味着什么

“嘶—” 张佳乐抽了口气。
最先到达的黄蜂已经透过贴身的赛服把尾刺钉进张佳乐的腿里
没有犹豫的时间了!

不容多想,张佳乐只能看准了孙哲平所在的位置,松手一跃

“嘭!”

一人压着另一人倒地。

“没事吧。”张佳乐问
“快走”孙哲平咬了咬牙。
密集的黄蜂很快就要到达地面。

“往那边!”张佳乐拉起孙哲平朝自己确认的方向奔跑
“等等。”孙哲平猛然抽回被拉住的左手。
“怎么了?”张佳乐回头
孙哲平换上右手推着张佳乐 :“跑,继续跑!”

黄蜂紧跟在他们身后。
而孙哲平调整着步伐试图用自己的背挡住攻向张佳乐的黄蜂



**
眼前掠过的事物渐渐失去原有的比例,开始扭曲,交叠。
剧烈的晕眩伴着浓浓困意袭来,孙哲平仍努力睁着眼。
背后被蜂蛰过的地方燃烧般的疼着,可这些疼痛对于清醒大脑毫无作用。
身边的张佳乐比他稍好一些,却也跑的跌跌撞撞

不知跑了多久,身后已经没有了黄蜂的追击,但毒素致使两人的视觉听觉一片混乱,他们毫无知觉,依旧机械的奔跑。
直到孙哲平再也支撑不住摔在地上。跟着,张佳乐也像断了支柱般跪倒在地。

“孙…大孙…”张佳乐含糊不清地喊着
孙哲平久久没有回应。
事实上,即使这一刻的孙哲平能够回答,张佳乐那对被奇怪音调充斥的耳朵恐怕也接收不到对方的声音讯号。

正当张佳乐迷茫无措之际,他的视线里兀然出现一张巨大的白帆,在阳光下的金色海浪中左右飘荡。


随着海浪飘荡的白帆…
这么美的景色,

真棒啊

可是…


可是,
哪里来的海浪?
这里不可能有海浪!
张佳乐用力甩了甩头。
重新瞪向那张大到几乎占据他全部视野的白帆。
白帆……

不!那不是白帆,那是悬着补给品的降落伞!
张佳乐猛然醒悟过来
因为毒素而颤抖不止的手费力的向前抓起了降落伞底下的补给品。


艰难的打开盒子
里面装着的,似乎是某种药膏。

这种时候送来的药膏不会有其他用处。
不需要任何思考。张佳乐挖出盒中膏体胡乱往身上涂抹。

相当有效!
疼痛减轻的同时连精神都清爽不少。

张佳乐欣喜的在自己身上抹了三分之一的药膏,随后把剩下的部分细心地涂到了孙哲平的伤口上。

————————————————————


“亲爱的选手们!”
广播骤然响起,充斥着场地的每一个角落,
“我想你们中的一部分人,此刻非常需要有毒匕首的解药来保住你们可爱盟友的性命。
而我们无比仁慈的组委会决定把解药免费赠送给你们。
四十分钟后,宙斯之角,唯一的解药会准时降落。
仅有的机会,千万不要错过哟”
最后的音节在广播的作用下拖出了长长的余音,使其缠绕在每个人的大脑中,敲震出一遍遍回音。
——————————————
听完广播。周泽楷望向喻文州——
“解药。”

喻文州却没有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显露丝毫喜悦:“广播里提到「一部分」和「唯一」两个词……听起来需要解药的似乎不止我们。况且组委会是绝对不会做没有看点的安排的。在情况明晰前,我们最好在沙滩外环先做探查”

周泽楷小心地抱起黄少天
“好。”
——————————————
匕首伤口,带毒
没错了,老林的伤势应该就是广播提到的有毒匕首所造成的。
还好有解药。

只不过——
方锐望了望空荡荡的四周

四十分钟…
这可不是有利状况
……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6)
  1. 厄科的赞美诗甜酒 转载了此文字
    耶说好的小伙伴那份!!!呜呜呜呜呜接下来可是只有我撑着它了……感觉好虐啊我这个文力废!!!!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