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酒

日常爬墙

[全职高手][全员]饥饿游戏

我……又全部推给小伙伴了……等过了三月我就有空了……吧
女神终于帅气出场了耶耶耶!
(感觉后面部分小伙伴写的有点仓促。。等什么时候我接上下半部分再修改一下好惹w

二一添作五:

因为小伙伴 @呆九脑洞满满文力负 最近赶死线,也不知道他的下半章什么时候会来,所以我就干脆先发一部分惹,反正都一样啦


本章涉及cp韩张,隐邱叶翔叶


死亡多bug如山,慎


我不会写韩张,OOC没边惹




 


[饥饿游戏]06


 


王杰希保持着射击前的姿势半蹲在灌木丛之后,几乎是他的枪声将将结束的时候,昭示着死亡的炮声就咬着尾音响起,罕见的“及时”,有种抢时间的错觉。


才升空没多久的直升机又一次出现在王杰希眼前,轰鸣声扫荡了一片寂静,金属光泽的巨大钢爪毫不留情的带走了肖时钦的尸体,回缩升空之时又无比缓慢,王杰希透过还有些扭曲的空气直直注视着那个标志着有人游戏结束的东西,神色复杂。


等到火光散尽,眼前视野恢复正常之后,王杰希才绕过焦黑的土地走到肖时钦藏身的地方。肖时钦不是个可以小觑的对手,无论是智谋还是武力。


 


“咔嚓。”


王杰希兀的退后了几步,盯着紧紧咬合的金属锯齿,如果走过去的是自己……


肖时钦啊肖时钦,心思缜密布置周到,若不是意外……


王杰希捡了地上的树枝一路扫过去,零零散散竟也收获了不少“战利品”,直至走到草丛遮掩之后的背包旁,他才稍稍松了口气,将东西扔在一边开始翻找起了背包。


按王杰希原本的想法,他是不会也不能去搜查别人的东西的,赢了就走,输了就死。


可是,他突然觉得这场游戏有点奇怪,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看上去是无伤大雅的小细节,但是一旦组合起来就像是错位一样,有种难以描述的别扭。


如果他能察觉,那么肖时钦一定也……


突然,王杰希的指尖摸到了一些奇怪的纹路,一边摸索着一边拿开背包,被压在黑色背包之下的图纹才完全展现出来,刚才他摸到的也只是它的边角。


条件艰苦,刻得也不是很标准,但是太熟悉了。


钟面。


肖时钦,你想说什么?


 


——————————————


 


“我该说我太幸运了吗?”白庶抛了抛手中的战斧,面前不远,韩文清执着长矛,张新杰站在他身后半步远的地方。


“当心点,八区应该还有一个人,而且,擅长暗杀。”张新杰退后几步,他没拿到什么有利的武器,唯一的帮助就是护好自己。


“哟,这还打算单挑?放弃人数优势?”白庶一边笑着一边握紧战斧越过横倒的树木,“你们该不会以为我很好对付吧?”


韩文清没有说话,他也不是个喜欢在战斗中说话的人,他朝张新杰稍稍点了个头,然后举起长矛迎上了白庶,说实话,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但优势却是他自己放弃的。


战斧带着斩裂空气的力度狠狠的劈在韩文清举起的长柄上,力道沉得让韩文清都不自觉松了松手又紧紧握住,虎口像是被震裂一样,痛楚阵阵。


韩文清皱紧眉,被这股力量推得后退了好几步,承担了大部分推力的右腿突然一颤,熟悉的感觉重新向韩文清袭来,左腿狠踏了一步,双手顶矛用力把白庶推了回去,不着痕迹的换成左腿支撑身体,右手紧了紧手中的矛,情况对他很不利。


“新杰……”


“小心!”张新杰突然出声提醒,眼见着白庶缓过来之后又向韩文清冲过来,眉宇间尽是狠戾,斧头直直冲着韩文清的伤腿,他不够强,所以他清楚每个人的弱点。


韩文清此时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他握住长柄的前端,白庶的战斧从他的腿上划下半刀之后就失了力气,剩下只是拼着最后的意志想要彻底毁了韩文清的腿,只是,右手已经开始颤抖。


韩文清用一条腿的代价换取了长矛插进白庶身体的机会,对准心脏,致命一击。


 


“咻”


韩文清还没来得及避开,短箭矢就已经尖锐的啸叫着飞来,白庶空着的左手似乎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抓住韩文清不让他退开。


他以为自己难逃一死的时候,张新杰突然踹开白庶抱住韩文清滚到了一边,动作很快,而且整个过程中他一直护着韩文清,除了腿伤开裂外,韩文清没有二次受伤。


“没事吧?”韩文清拉起张新杰,脸色突然难看起来,他们根本没躲开那支弩箭。


“走!”张新杰也不管右手臂上的伤口,推了韩文清一把,捡起了白庶松手后掉在离他不远处的战斧,“果然是他。”


 


韩文清也没推阻,这可不是什么可以让人歌颂队友情的苦情战斗片,一瞬的迟疑都有可能毙命。


他警惕着周围向后退去,按照刚才箭矢射出的方向,应该不会……


“咻”“咻”


接连两声弩箭射出的声音,韩文清的脸色黑了个彻底,太近了,近到他想躲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弩箭泛着冷光的箭头,只能稍稍偏了偏身体,第一支弩箭从他的肩部洞穿,就在他以为第二支弩箭是冲着张新杰去的时候,他却是看到张新杰难得慌乱的样子,以及感受到锥心的痛。


像是慢动作般,他看到张新杰冲到他身边慌张的跪下,满手血迹却不知如何动作,眼镜一片模糊,“韩队…文清,文清?!”


“快……逃”韩文清一边咳出血沫,一边推了张新杰一把,回光返照般力度一如往常,“推翻……他们!”


 


“啊!救命!救……”


陌生的呼救声从张新杰身边不远的草丛中传来,他转过身强压住悲伤盯着那片浓绿,血液渐渐渗透枝叶。


“谁?”


“楚云秀,走吧。”楚云秀拎着尚在滴血的长刀,把杨聪的短弩扔给了张新杰。


 


 


——————————


 


“这么逃下去不是个办法,迟早会被累死!”孙翔咬咬牙盯着身后汹涌而来的艳色鸟潮,看上去艳丽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邱非换成左手持刀,右手臂上深可见骨的咬伤就是被那群看上去无害的鸟撕咬出来的,那些尖锐的齿和带着倒刺的爪,天知道凯匹特是怎么培育出这样凶悍的鸟来的。


“往沙滩跑!”叶修瞥了一眼湛蓝还带着反光的水面,带头向浅滩跑去。


“我操他妈的,这群鸟还有智商啊?!”孙翔看到拦住他们前进方向的彩色“云霞”,凶狠的射了几箭却于事无补。


“孙翔你带脑子了吗?”叶修踹了孙翔一脚抢走了他马上就要射出的第四支箭,“先跑!邱非刀给我!”


“不,我留下。”邱非狠狠推了孙翔一把,让他和叶修撞在了一起,“那边少点,你们先走。”


“听我的,邱非,给我!”叶修拉开孙翔,试图劝说邱非放弃这个想法,却被邱非坚定的眼神所摄住,再说不出一句话。


 


孙翔眼见着鸟群又要围拢过来,也不管叶修到底想干什么,一把就拉着人朝浅滩跑去,身后邱非被彩色逐渐淹没,在看不出身形。


就在他们顶着零散的撕咬冲出森林的同时,直升机也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内,钢爪带走一副看不出人形的尸体,叶修直愣愣的站在原地。


好一会才像是恢复过来的样子,默不作声的走进了浅水,擦着身上的血迹,咸腥的海水渗入伤口,密密麻麻的疼痛周身都是,他却面无表情。


 


又重演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0)
  1. 甜酒厄科的赞美诗 转载了此文字
    我……又全部推给小伙伴了……等过了三月我就有空了……吧女神终于帅气出场了耶耶耶!(感觉后面部分小伙伴
©甜酒 | Powered by LOFTER